常青藤爸爸出席2021中国品牌博鳌峰会 创始人黄任接受CCTV专访

近日,2021(第五届)中国品牌博鳌峰会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国际会议中心拉开帷幕,此次峰会以“新经济 双循环:中国品牌新征程”为主题,汇聚各界品牌的发展力量,共同探讨品牌发展新路径。常青藤爸爸(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受邀参与此次峰会,常青藤爸爸(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黄任在会后接受CCTV和中国商报记者采访。以下是采访要点:

常青藤爸爸出席2021中国品牌博鳌峰会 创始人黄任接受CCTV专访

CCTV、中国商报记者:先简单跟我们介绍下常青藤爸爸这个品牌。

黄任:常青藤爸爸致力于为中国家长提供优质的0-8岁的儿童启蒙教育内容。我们提供的内容非常丰富,包括四千多首音频、三千多本从美国引进的电子书,还有近百门的课程。我们的启蒙内容覆盖了语、数、外和素质教育四个领域,每个领域都根据孩子不同的年龄、认知特点,给他们提供非常丰富的启蒙教育内容。常青藤爸爸的使命就是“帮助中国家长培养国际化的中国人。”要国际化,孩子就应该能够有对话世界的能力,所以英语一定要学好,但是这句话的主语是中国人,是想说一个孩子如果只懂英语,不注重母语,不注重对中国传统文化理解的话,那他可能就成为一个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我们非常强调孩子母语的学习,我们开发了大量的启蒙内容,实际上是培养孩子的双语能力,而不仅仅是在英语启蒙这方面去下功夫。

CCTV、中国商报记者:现在启蒙教育竞争非常激烈,常青藤爸爸的优势在哪,家长为什么选择你们?

黄任:我们的优势有两个方面,第一,我们有快速、持续产生优质内容的能力。第二,我们对教研的钻研超越了很多大的品牌。分别来讲,第一,什么叫快速、持续产生优质内容的能力,因为我们跟用户非常的近,我们是公众号起家的,每天跟大量数百万的用户通过公众号留言也好、社群的互动也好,所以我们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可以快速的产生符合他们需求的优质内容。我们平台上卖的特别好的一个亲子英语动画课,英语大家都知道已经是一片红海了,为什么我们这个课程推出半年就能卖30万份?因为我们发现有很多平时用的英语在课本上是不教的。比如说,生活中比较常见的大便怎么说、小便怎么说、便秘怎么说、开关水龙头怎么说,一问很多人就很懵,这好像没学过。还有我们去酒店吃自助餐,煎蛋怎么说、炒蛋怎么说,煎蛋又分单面和双面鸡蛋,这两种说法又不一样,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英语,也比如你出国去旅游也好、留学也好,非常常见的英语,可是你在课本上学不到。我们就把这些内容集合起来,每天用一两分钟的小动画加上老师的讲解,让家长和孩子一起去学习。这个就是我们快速、持续产生优质内容的能力,因为我们非常贴近用户,知道用户想要什么,这个就是我们的一大竞争优势。第二,我们对教研是非常看重的,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去研究教学法。举个例子,现在有很多识字的APP教孩子怎么去识字,很多现在的APP都是用游戏化的方式来教孩子识字。比如说,他花了五六分钟用各种各样的游戏教了你一个字,这种方式我们其实是非常反对的,因为孩子80%的认知资源都被游戏占据了,只有20%在认这个字,这是一个非常低效的学习方法,而且它非常的孤立,就是你在游戏里面学完这个字有可能你在阅读当中不认得了,这是很常见的一个问题。貌似孩子很喜欢、貌似孩子学的很多,结果你让他去阅读不认识了或者认识但不爱阅读了。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声光电的刺激,他对游戏的兴趣已经被培养起来了,你再让他做阅读这种低刺激的活动,他不愿意做了。所以这就有点舍本逐末了,识字就是为了阅读,结果你识了字不爱阅读了。我们是用字源字根识字法,我们教孩子每个字的来源是什么,汉字是怎么起源的,他的字根是什么,用一个字根我们可以串起一串字。比如说,“火”字,它还能变化成四点底,就是下面四个点,它其实是“火”字的变形。我们会教孩子一句口诀:四点底火字旁,煎蒸烹煮熬热汤。这几个字下边都是四个点,那四个点其实是一团火,而很多家长,甚至三四线的语文老师会教孩子叫四点水,那是错的,那四点是火它不是水。孩子用这种字根的方式学了以后,他下次遇到了下面四个点的字,他哪怕不认识这个字,他可以通过上下文大致的猜出是什么意思,因为他知道那四个点代表的是一团火,这就是一种用字根的方式去教孩子,把一个字串起一串字,是一种非常高效的学习方法。在比如说,我们教孩子“人”字,我们会教他人的甲骨文是什么样子的,“人”的甲骨文本身像侧身站立的人字,通过这个字我们可以衍生数十个字。很多人都不知道,比如的“比”字跟人是关系的,因为他的甲骨文是两个人紧挨着,所以我们就会教给孩子“比”的原意是相邻。那这个时候孩子就能够理解什么叫做天涯若比邻、什么叫做比翼双飞。如果你没有看到这个字源的话,你可能不知道“比”字原来还有相邻的意思。还有一个“北”字,看起来跟人也没关系,但他的甲骨文是两个人背靠背,所以“北”字原意是后背。我们就教给孩子一个词叫做败北,败北的意思不是说你失败了往北方逃跑,而是转身逃跑,把你的后背留给敌人。所以让孩子通过这种字源字根的方式学到的汉字,他不只是说学到了一个字,而是串起了一串字和很多传统文化的东西在里面。这个就是我们在教学法上面的钻研,是要比市面上大部分的儿童教育企业要更深的。总之就是两点:第一,快速、持续产生优质内容,因为我们跟用户离得近,我们知道他们的需求。第二,是我们在教研方面非常的专注、非常的精深,这个比很多的儿童教育企业做的都要好。

CCTV、中国商报记者:字根字源法会不会影响孩子学习的兴趣,0-8岁之间能不能接受这么专业的学习?

黄任:我们试验完了以后孩子特别喜欢,就像刚刚说的“人”字甲骨文,他就像画画一样,这个“人”字原来是这么写的,“比”字原来是这么画的,孩子会觉得原来这个字是这么来的。他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千万不要小看孩子的认知能力。我们刚才说的这种字源字根识字法,我们推荐5岁以上的孩子去学,不是特别建议两到三岁的孩子把知识浓度这么高的知识传输给孩子。我们还是希望5岁以上稍微有一点点基础以后,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把一个字串起一串字,非常高效的去学习,而且这是一种真真正正大语文的学习法,在识字之余又了解了很多中国的传统文化。

CCTV、中国商报记者:0-8岁的孩子可能面对的是小学一到三年级的英语,家长会不会考虑学的更多将来考的更多,您有没有这种顾虑?

黄任:没有什么好顾虑的,如果跟着我们的步伐去启蒙的话,孩子在六七岁的时候英语水平已经非常高了,就不要说小学一到三年级,就是小学毕业、初中毕业,都是完全没有问题。拿我孩子来说,从他一岁半开始我就给他做英语启蒙,现在七岁多了,让他去做高考的听力卷他能对80%。千万不要小看孩子的水平,特别是在语言的启蒙上面,每个孩子都是语言天才,关键看你如何用正确的方式去启蒙,而且要用他喜闻乐见的方式去启蒙。我们从来不背单词,也不读语法,就是通过唱儿歌、看绘本、看动画片、看英语纪录片以及素养类的小课,通过这种方式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从来不觉得说学英语是一个负担。我们其实也在把这种学习法传授给中国的家长,我们不只是提供课程,如果只提供课程家长还是很迷茫,这么多课我怎么去用。2018年的时候我在全国就做了30多场的巡回演讲,讲幼儿英语启蒙怎么做。一年以后有一个粉丝给我留言,他开头说常爸你这么好的人,应该长命百岁吧,当时我就觉得我做了什么会让他说长命百岁,后来他就说在听你的演讲之前我们家孩子已经在英语培训机构学了一年,收效甚微心里特别着急。听了我的讲座以后知道原来孩子在每一个年龄段,应该是这么去启蒙的,回去以后就把讲座的精神落实了。他说一年过去了,我们家孩子现在的成绩在英语培训机构名列前茅。关键的不是成绩问题,而是他对英语非常的感兴趣,从原来很排斥到现在很感兴趣。就觉得非常欣慰,并不是说我现在成绩怎么样,而是孩子对语言的兴趣被调动起来以后,面对什么应试、考试,其实是非常轻松的。这两点完全不矛盾,并不是说我们注重素质教育,我们应试就会差,你真的把孩子的语言基础打好了,应试真的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CCTV、中国商报记者:您专注于0-8岁孩子的教育,您觉得0-8岁的孩子这个阶段有什么特点?

黄任:我觉得教0-8岁的孩子有几个非常重要的点,第一个就是我们一定要尊重孩子的认知水平,每一个年龄段都有不同的认知水平,你要用符合他认知水平的寓教于乐的方式去教他。寓教于乐虽然很重要,但是我们一定要平衡好教和乐之间的关系,就比如我刚才说的有很多教学APP,它过于注重乐的部分,做的太过于游戏化,结果是让孩子沉迷于游戏而不是学习。所以我觉得要平衡好教和乐之间的关系。我们自己在做课程的时候,常常弱化游戏的部分,加重亲子对话。我们很多课程都是通过爸爸和孩子两个人的亲子动画,来把一个知识点讲出来讲清楚。我们很多用户反馈这种方式特别好,因为他没有特别强的游戏刺激,而是营造了一种父子之间非常温馨的场面,对孩子的成长是有正面的促进作用的。所以我觉得,第一我们要尊重孩子的认知水平,不要给他过高的预期。第二就是平衡好教和乐之间的关系,不要用过分娱乐化的方式去刺激孩子。

CCTV、中国商报记者:您是怎么树立自己的品牌呢?

黄任:我觉得品牌的树立不在于说你打多少广告,当然你打广告也有助于大众对你的品牌认知,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品牌应该建立在口碑传播上边的。我们品牌的APP付费用户超过100万,每天打开我们APP学习的有超过30万的用户,去年我们所有孩子学习的时间超过了20亿分钟。我们实际上很少去打广告,靠的就是用户的口口相传,我觉得你把更多的精力、更多的财力、更多的人力和物力,花在制作优质的内容上面,父母看到孩子的成长他自然而然的会去分享愿意去推荐的。我觉得一个品牌应该是靠口碑建立起来的,他才牢靠。

CCTV、中国商报记者:你觉得儿童教育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样的?

黄任:我觉得儿童启蒙教育将来的发展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竞争也是会越来越激烈,但是我们还是非常有信心,靠我们快速、持续产生优质内容的能力,在这个行业占据一席之地的。

CCTV、中国商报记者:未来还有什么样的愿景和规划?

黄任:首先是我们要不断地产出更多更好的优质内容,用一个普惠的价格提供给孩子们,让一线到五线城市的孩子们都能够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目前,我们是集中在0-8岁孩子的启蒙教育,但我们这种快速、持续产生优质内容的能力是可以向上延伸的,所以后面我们不排除把面向孩子的年龄段扩大,现在是0-8岁后面可能是0-12岁也有可能是0-15岁,就是不断地为中国的孩子们去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这个就是我们的愿景。

CCTV、中国商报记者:为什么是0-8岁,别人都是2-8岁?

黄任:我们之所以是0-8岁是因为0岁开始我们就已经有一些课程了,但这些课程不是说让孩子去看的,而是我们教家长如何在家里面营造一个好的双语环境。所以我们写到0岁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别人可能3-8岁就已经看到课程了,而我们是提供给家长理念性的指导,一些辅助的工具,让他在家里就可以自己去创造这种环境。所以我们从0岁开始,那为什么目前到8岁止,因为8岁差不多是小学二年级结束,在小学第一年级阶段很多家长还是很注重孩子的语文、数学和素养类的提升,而三年级以上可能更看重的是应试方面能力的提升,所以目前我们还是集中在素养类课程的提供上面所以是0-8岁。

CCTV、中国商报记者:祝愿你们的品牌越做越好,谢谢。

黄任:谢谢。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