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神州鹰“掌通家园”代理商纠纷,数千幼儿家长落入预缴费陷阱

重庆的李女士最近比较烦,她女儿上的幼儿园安装了智能摄像头,每个学期交150元就可以随时在手机上查看女儿学习和玩耍的情况,还能跟老师互动。

前几天,李女士在手机上看到可以提前预缴费用,享受七折的充值优惠,于是就高高兴兴充了105元。谁知道交完钱没多久,幼儿园老师又要家长交钱,说下个学期要更换摄像头厂家,费用要由幼儿园代收,交给新的摄像头厂家。

这下子李女士懵了,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幅提价,神州鹰逼反代理商

李女士女儿所在的幼儿园,此前使用的是掌通家园,这是一款由神州鹰公司开发运营的幼儿园管理软件。利用该软件,家长可以在自己的手机上,通过幼儿园的摄像头看到孩子的情况;与校车联动,上下学打卡;幼儿相册、家长与老师互动等。

厦门神州鹰“掌通家园”代理商纠纷,数千幼儿家长落入预缴费陷阱

随着国家二胎政策的实施,以及城镇居民对幼儿教育越来越重视,包括神州鹰掌通家园在内的幼教公司都取得了快速发展。根据其官方资料,当前掌通家园已拥有1700余个县区合作伙伴(代理商),50000余家合作幼教机构、100余万幼师、1000余万幼儿、2000余万家长。

厦门神州鹰“掌通家园”代理商纠纷,数千幼儿家长落入预缴费陷阱

截至2017年7月,神州鹰共获得高通中国、真格基金、新东方等知名公司和机构的6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5亿元人民币(如果获得的是美元投资,则按照当时汇率折合成人民币)。

厦门神州鹰“掌通家园”代理商纠纷,数千幼儿家长落入预缴费陷阱

(图片来自投资界)

但大量融资,也带来了投资机构对盈利的过度追求。

黑奇士在某众筹网站看到,神州鹰发布了股权众筹项目,与投资人约定:如果公司在2018年底前没有完成上市(融资前市值不低于16.8亿元、且融资额不低于1亿元为条件在上交所、深交所、创业板、纳斯达克交易所、港交所或新三板上市),神州鹰的创始股东将按照15%的复合年回报率计息回购股权投资。

厦门神州鹰“掌通家园”代理商纠纷,数千幼儿家长落入预缴费陷阱

(神州鹰创始人叶荏芊)

也正是因为承诺了股权对赌,在2018年初,神州鹰对旗下产品大幅提价,同时也对代理商条款进行了大幅度的更改,变得更加严格。使得重庆、成都、郑州等地的代理商出现大范围解约的情况。

代理商联合幼儿园背水一战 神州鹰以删除用户资料相威胁

与其他行业不同,幼儿园管理平台的利益分配是这样的:

按照城市级别,代理商先交一定数额的代理费(比如30万元),获得代理资格。再从神州鹰这样的开发商那里采购硬件(摄像头、闸机、指纹机等),硬件产权归代理商。

代理商再去联系幼儿园,谈好合作之后,帮幼儿园进行智能化改造,部署摄像头、指纹打卡机、闸机等产品(这些产品有的是由代理商无偿提供,但充值价格比较高;或者有偿安装,但随后的充值费用较低,具体如何收费,由代理商和幼儿园双方协商而定),幼儿园会推荐家长使用该品牌的手机软件。

厦门神州鹰“掌通家园”代理商纠纷,数千幼儿家长落入预缴费陷阱

(使用掌通家园的幼儿园,图片来自网络)

家长们在手机软件上充值之后,就可以享受该平台的各种服务,充值的费用由神州鹰、代理商和幼儿园三者按照谈好的比例分享。

但是,由于代理商在这个链条中间占据的地位较重要(谈判、安装及后期维护),所以费用的分配一般由神州鹰和代理商先谈好分配比例(比如4:6,神州鹰拿4,代理商拿6,这个6再去由代理商和幼儿园之间去协商如何分配)。

黑奇士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公司和代理商之间的分配比例是商业秘密,一般不太好说全国平均是多少,只能说代理商强势,拿到的比例就会比较高;代理商弱的话,拿到的钱就少。神州鹰此次大幅变动代理合同(调整分成比例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导致全国多个地区的代理商均有反水迹象。

根据重庆晨报的报道,夏先生是神州鹰的重庆代理商,负责200余家幼儿园的管理平台维护。他与神州鹰的合同已于去年底到期,目前正打算改换另一家品牌的管理软件续约。但就在前几天,他陆续接到多家幼儿园的投诉,说对方有工作人员直接到幼儿园联系院长,让幼儿园继续使用掌通家园(神州鹰)。

在幼儿园出示的视频中,神州鹰派来的工作人员表示,“(掌通家园)软件你不用的话,有很多幼儿园园所信息,包括家长和小孩的,我们会全部删掉,还有在软件中出一个公示,会给家长一个交代。”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不再续约,在软件平台上储存的幼儿相册、互动资料等均会被删除。

黑奇士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其实这些资料通过一定的程序,经过家长同意后,都可以导入到新的软件平台(比如智慧树、掌心宝贝,这些平台做的都很好),对家长的使用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数千家长被骗充值 如何善后不得而知

夏先生表示,除了派人威胁幼儿园,想绕过代理商与幼儿园签约之外,神州鹰还在软件首页打出了“提前缴费,享受七折优惠”的广告,不少家长被骗而提前充值。

但是,幼儿园签订的合同是与代理商签订的,使用那个品牌、在哪充值应该由幼儿园和代理商双方商定,神州鹰即使收了用户的预付款,事实上也无法提供相应的服务。

黑奇士在网上看到,单单在重庆地区,就有七家代理商出示了盖公司公章的严正声明,抗议神州鹰绕过代理商、威胁幼儿园续约的事件。

在重庆地区,一般每个代理商服务150-200个幼儿园,此次风波可能涉及上千幼儿园,有多少家长被骗充值没有准确资料。

按照1000个幼儿园计算,即使每个幼儿园有3-5家长被骗充值,此次也有数千家长预缴了数十万的充值款。交钱之后,无法享受到相应的服务。

根据重庆媒体的报道,有家长向神州鹰服务热线要求退款,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除了重庆之外,长春、郑州、成都也有类似情况出现。

专家支招,被骗家长应这样维权

上海锦天城(重庆)律师事务所李章虎律师表示,神州鹰、幼儿园和家长之间属于三方关系,如果幼儿园决定更换APP,应尽早提醒家长,避免家长误充值。

作为神州鹰这样的服务商,如果家长充值后也不能在该软件上继续看到孩子,那么这个软件就没有达到家长充值的目的,属于合同目的无法达成,服务商造成违约,家长预付的费用可以诉讼来追回。

黑奇士采访的其他法律界人士表示,由于该案例单个受害人的受损金额较小(每个家长损失在100-200元之间),幼儿园可以通过QQ群、微信群等途径来征求受害者发起集体维权,时间短效果好。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