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通家园叶荏芊:综合性幼教平台将成趋势

在幼教赛道,越来越多企业涌入争抢国内近30万家幼儿园、近亿适龄儿童以及其背后新生代父母的消费需求,凭借天然的用户连接属性,打响“跑马圈地”的流量抢夺战。而在经历集中爆发、流量抢夺、增值试水之后,领跑者占据近70%市场份额的格局初显。在幼教新政和大力发展普惠园的进程中,针对幼教集团转型平台化发展的状况和趋势,及资本在幼教市场未来可行方向,掌通家园CEO叶荏芊如是说。

掌通家园叶荏芊:综合性幼教平台将成趋势

行业无序分散

“幼教行业无序化是非常明显的,也是极度分散的,园所极度分散,老师极度分散,供应链极度分散。市场需求大,而供给跟不上,这是我觉得行业最大的问题。”叶荏芊表示,包括以前在资本层面上,收购幼儿园并没有真正把教育做好,只是为了赚PE的差价。所以国家开始整顿,并在普惠教育上下大力气。 而这就是恶性竞争造成的劣弊驱除良弊,缺乏规模化的平台给行业助力,没有好的渠道分发内容,也没有公允的标准让好老师能浮现出来。

在叶荏芊看来,师资是这个行业很大的痛点。在早幼教行业,渠道分走了大部分利益,老师的收入占比很少,流动性也大。所以只有提高了老师的待遇,整个行业才能好起来。所以掌通家园的平台化更像是一个“大众点评”平台,给园所和家长提供一个筛别幼师的参考标准,给老师一个提高收入的机会。 “目前掌通家园拥有100多万注册幼师,每天日活幼师40万。而这个数字,目前是业内甚至是全球第一。”叶荏芊补充道。

其次,缺渠道,优质内容无法触达用户是另一痛点。幼教行业的基础设施就像水电煤都是不通的,路也难走,因为渠道成本很高。而掌通家园就把自己定位是个渠道。在四年的规模累积后,已有足够的议价能力,并通过规模化解决行业效率的问题。对商家来讲,只有规模才能产生内容均摊成本的降低,好的东西才可以更好地传播出去。

综合性平台是趋势

幼教集团转型平台化主要集中在三个平台品类上。一是做幼儿园信息化,自SaaS工具延展至平台、再从平台深入到赋能;二是做幼儿园内容供应商,因赛道普惠化后,集团采购、师训皆成刚性需求;三是做综合服务商,提供包括内容、经营管理和技术上的支持等。但什么才是好的平台呢?

“对C端的消费者来说,平台是该有信任度的,在平台上出现的任何东西,平台方都需要为它的结果负责。另一方面,除了有线上,还要有非常完整的线下。未来,园所需要的是一个综合性的一站式的可提供软硬件服务的平台,”叶荏芊谈道。

而这个平台的基础还要与家长产生高频连接,这也是掌通家园最初选择家园共育作为切入点的原因。当连接家长之后,家长会为了孩子选择更好的东西,从而触发家长对服务和供给需求的上升,那整条利益链就会越来越好,而且把中间那些不产生价值的利益链去掉。所以像一些连锁类的综合服务商是没有真正的连接用户的,覆盖园所没有意义,连接家长和老师才是关键。

此外,在叶荏芊看来,目前出现的所谓平台品类是不可分割的,新幼教的趋势一定是往综合型发展,线上和线下相融合的,就像天猫加上美团外卖,产生单边到多边的产业链重组效应、关系网增值。

以规模提效益

针对未来市场格局,叶荏芊算了笔账:按全国10万所幼儿园算,家园互动的市场规模在三四十亿元,天花板很快显现。但如果把市场拓宽到2-6岁家庭的教育服务,包含幼儿园的学费、培训机构的费用、亲子游的费用等等,每个家庭每年消费3万-4万元,根据全国8000万家庭的粗估,整个市场拥有2万亿-3万亿元的潜在规模。市场很大,蛋糕看起来很诱人。但“规模和盈利”是必须平衡好的关系。而做平台,规模是一切的核心。

显然,与其他教育类平台相比,由于不需要提供教育课程,不用培养老师,家园共育行业的商业模式具备典型的网络经济特征,不受教育行业扩张慢的制约,因而可以实现规模效应、边际成本递减,容易出现一家独大的玩家。留给后来者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近一年,行业的马太效应愈发凸显。小玩家逐渐倒闭出局,家园共育下半场的战争也已开局。“内容方只会选择规模第一的平台,用户也将继续向头部产品集中,市场的7-2-1格局在2019年底可能演变为8-2或9-1格局。”叶荏芊指出。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