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的科大讯飞

风口上的科大讯飞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 9蛋 6月17日报道

刚刚过去的6月9日,是科大讯飞成立满20周年的日子。

20年前,刚刚创立的科大讯飞发出了“用AI建立美好世界”的宣言,正如其董事长刘庆峰不久前所说:“我们希望AI足够聪明,像人一样能听会说,希望未来很多工作,由AI辅助决策,甚至帮忙完成。这样我们就有更多时间去学习、去务虚、去陪家人、甚至去打牌。”

科大讯飞给自己选择了类似智能辅助工具的定位。而在过去几年,我们不难发现,在其选择的落地应用行业中,教育已是重中之重:

  • 2017年,科大讯飞发布十款产品,其中六款面向教育领域。
  • 2018年,科大讯飞教育领域营收21.44亿元,营收占比27.08%。其中教育产品和服务营收20.15亿元,同比增长44.93%。

“教育行业有AI应用所需的特定场景(安静)、特定需求(固定的问答),以及对语音识别准确度的较高要求。”此前曾有业内人士分析,“因此几年下来,科大讯飞发现最大的市场在教育行业。”

幸运的是,漫长的拓荒与深耕并未白费,在许多企业寻觅追赶风口之际,较早入局人工智能和教育信息化的科大讯飞接连迎来两个风口。

2017年,人工智能产业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受到热捧。具备一定技术研发实力的科大讯飞股价随之大涨,总市值一度突破千亿。之后,2018年,教育信息化2.0行动启动,BAT等巨头纷纷将目光投向教育信息化,智慧教育成为风潮。而此时,科大讯飞已凭着先发优势和渠道优势,抢占两万余所学校,服务近亿师生。

不过,如今的科大讯飞似乎和全球最大的语音识别公司Nuance面临相似困境:技术领先,却缺少足以打动用户的成熟产品内容;同时行业新入局者不断,曾经的客户、合作方变成对手,奋起直追。至于被讯飞视为护城河、根据地的教育市场,虽然前景广阔,却极度传统分散,盈利不见得快。

赢在起跑线的讯飞能否笑到最后,仍不可知。

To G:巩固技术壁垒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科大讯飞一直是教育信息化领域最值得关注的公司之一。

相比BAT等互联网企业,科大讯飞To B基因更强,在与教育局、学校等官方打交道方面更有经验;但相比单纯将教育软硬件产品卖给学校的传统企业,科大讯飞又兼有直达C端的产品智学网,拥有丰富的产品线、完备的运营团队,以及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

风口上的科大讯飞

图为科大讯飞智慧教育业务

在布局教育业务时,科大讯飞走的是先To G、再To B、最后To C路线。也就是考试切入,课堂推广,最后获取学生、家长用户。其中:

  • To G主打智慧考试(目前主要是口语评测及智能评分),主要和全国性、区域性主管机构合作,进行项目研发。包括英语听说教考平台、英语听说智能模拟测试系统、智能评卷系统等。
  • To B包括围绕核心教学场景,辅助学生学习、老师授课的智慧课堂;借助智能搜索技术分层排课的新高考综合解决方案;智慧校园等。
  • 最后To C的代表产品是通过提供个性化学习手册等学情分析、个性化练习产品服务,服务学生、家长并收费的智学网;以及尚在探索期的人工智能学科教育、讯飞学习机等。

对于从G端切入教育的原因,刘庆峰曾在一档节目中表示,科大讯飞是一家科技公司,因此切入点也应该是强技术的。“中高考这类大规模、高利害考试,如果采用人机对话模式,让机器来测,(政府)是只敢用第一名,不用第二名的,因为差一分都能决定孩子上什么学校。”

而语音识别、理解、处理技术无疑是讯飞的强项,也的确做出了一定成绩。2016年报显示,报告期内:

  • 包括北京、上海、广东在内的、已开展中高考英语听说考试的10余省市使用科大讯飞口语评测技术,累计服务考试1700万。
  • 普通话考试机测人数达550万人次,累计机测人数2600万。
  • 在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中实现智能评分正式应用,并完成了安徽、江苏、广东、湖南等省市中高考作文的智能评分应用试点。

“其实在教育信息化领域,国家很多时候是没有产品方向,也不知道要做成什么样的。”知乎上,一位教育信息化从业者这样分析,“这时如果有企业研制出符合国家预期的产品,就很有可能成为国家标准。如果成为官方系统,考前模拟就可以收费了,这是硬刚需。”

不过也有声音认为,科大讯飞的技术壁垒远没有看起来稳固。芥末堆了解到,目前语音识别处理技术存在瓶颈,表现为机器主要基于资料,而不是常识,进行推理判断。这就给后来者留出了追赶时间。

对此,刘庆峰曾表示,作为高科技公司,会对相关颠覆性技术保持高度关注和敏感。“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颠覆性技术带来颠覆性变化,我们会建立一部分护城河和根据地,教育就是其中之一。”

To B:抢占、下沉

随着教育信息化建设进入新阶段,一向低调B端市场变得越来越热闹。

各家都在积极布局,重点各不相同。其中腾讯和阿里钉钉布局的重合点,是智慧校园和开放平台。商汤则聚焦人工智能学科教育,包括教材、课程、师训等。总体来说,尚未与科大讯飞正面冲突。

而百度、好未来推出的智慧课堂业务与科大讯飞的To B业务更为相似。以百度为例,2013年,百度开始布局AI,2017年提出加速AI商业化及落地。在落地教育时,百度选择依靠文库文档等上亿资源,以及AI技术,推出百度智慧课堂,切入教学场景。

虽然从数据来看,截至本月,百度智慧课堂服务4000所学校,1000万师生。而科大讯飞已服务25000所学校,近亿师生。但这已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科大讯飞的产品并非不可替代,而是众多选择之一。

这就让占位变得愈发重要。科大讯飞2018年年报指出,未来将在教育业务领域,进一步加大渠道建设力度,持续推进优质区域、学校布局占位。不断收集数据,不断训练优化,实现技术迭代。

其实早在2016年,科大讯飞就以4.96亿收购北京教育信息化龙头企业乐知行,拓展市场。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江涛也曾表示,“就当前公司发展阶段来看,人工智能几个主赛道,都需要下沉。2018年上半年,公司增长最快的是销服体系人员。”

而据2018年报,从营销费用来看,科大讯飞销售费用总额达17.2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5.3%,已超过相关研发费用总额的12.63亿元。

To C:越来越重要,而且开始赚钱了

多年深耕初见收获,但科大讯飞的盈利能力仍然饱受诟病。国家扶持、政府补贴占收入比例较大的质疑也从未消失。

面对这一现状,科大讯飞表示将继续“平台+赛道”模式。

平台即做开放平台,汇聚企业,最终形成生态。其逻辑和腾讯、阿里等类似:平台以及基础技术免费,开发成功后,需要一些更独特的定制服务,更稳定的保障,要收费。目前教育信息化领域,做这件事的公司不少,实力也都不差。

生态方面,以教育行业看重的内容为例,在人工智能学科教育领域,各家还处在都不知道怎么做的摸索期。内容是科大讯飞的弱项,除了保持探索,讯飞还投资了STEAM教育领域的优必选、编玩编学、商汤科技等企业,充实生态系统。

风口上的科大讯飞

图为科大讯飞创新教育业务

转型消费市场是科大讯飞践行“平台+赛道”的模式另一重要布局。

刘庆峰曾指出,人工智能技术价值兑现有三项标准:真实可见的落地应用案例;能够规模化和推广的产品;可用统计数据证明的应用成效。

“任何产品最早期都是技术爱好者、极客用户使用,然后是尝鲜用户使用,最终打动实用主义用户。”他说,“产品接触到实用主义者,就意味着进入了主流市场,而后保守主义用户甚至怀疑主义用户也可能尝试。这是一个从典型案例到规模推广,再到数据说明成效的过程。”

面向原本并不熟悉的主流消费市场,除了已被验证可以实现商业化的智学网,科大讯飞还在今年5月,推出售价3999元的硬件产品讯飞学习机,主打AI精准学习、英语学习两大功能:

  • AI精准学习的亮点是智能推荐,即学生作答少量题目,系统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分析出每个知识点的掌握情况,个性化推荐知识点,目前主要覆盖数理化学科。
  • 英语学习涵盖听说读写四方面,亮点是口语测评。学生可以通过学习机中的“中高考口语”功能,进行英语听力口语模拟考试。

科大讯飞联合创始人胡郁曾表示,未来科大讯飞消费者的业务比例会越来越大。“2017年,消费者事业群占整个讯飞销售额的比重大概25%,将来3年之内的目标是销售额占比要达到50%。”

而根据年报,2018年,科大讯飞To C业务营收25.17亿,同比增长96.54%;毛利12.96亿,同比增长70.77%;To C 业务在整体营收、毛利中占比均超过30%。已经开始盈利。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