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刮起“在线作业”旋风

校园刮起“在线作业”旋风

数字化的制造,加上新能源、新材料以及互联网等科技发明,构成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与新的工业革命遥相呼应,一场新的教育革命也在向我们走来。这场以互联网教育为代表的教育变革,有可能不亚于工业革命对我们的冲击。那么,在这场教育风暴中,互联网对于教育的冲击在哪?互联网技术对于教育的影响到底是颠覆、增效还是简单的场景转移?影响的现实意义如何,核心价值又是什么?

市场是检验在线教育产品价值以及意义的重要标准。目前,在线辅导、网络作业、翻转课堂、未来学校等等,已经入驻到各地区中小学,在很多学生和老师之间逐渐展开使用。为此,笔者探访了在线教育产品主要使用者:一线城市学校、老师、家长,让我们来看看他们都是怎么说的。

教研员:把教育新理念、新方式、新标准落实到教学中

教研员被认为是教师的教师,是教学和研究的领头雁、教学改革的排头兵和推动者。在推动教育信息化深入发展的过程中,教研员所起到的引领与推动作用是不可忽视的。在走访中,很多教研员表示,在学校的信息化改革进程中,把教育新理念、新方式、新标准落实到教学中去,已经是他们的最关键任务。

在对于教育信息化产品的成果评价中,北京朝阳区一位教研员表示,朝阳区教研中心已推出了“朝阳区教研中心基于大数据的课堂观察”等区域重点发展研究项目,而教育信息化的大数据正在成为学校教学改革的重要参考标准。目前,教育评价正在从“经验主义”走向“数据主义”,教学评估不再仅仅是考试成绩和纪律帮助老师评价的主观传统意义感受,而是通过大数据感知得到,为教学公平评价提供客观依据。未来,教育信息化、信息化教学能力也将逐渐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

谈及学校选择在线教育辅助产品的标准时,北京市一位学校校长表示,市场上各种产品令人眼花缭乱,他们在选择时始终本着一个原则,认真研究校情、教情和学情,仔细分析学校自身的短板和制约发展的关键因素,结合学校发展需求思考如何借力科技,更好地服务师生、服务教育教学,绝不能把信息化建设当成装点门面的手段。

教师:减负增效,帮助老师从“教书”向“育人”转变

教育信息化为学校带来了教育思想、教育理念的更新,以及管理行为的变革,也带来了教师教法、学生学法的改变。对于学校的教育信息化改革,老师是重要的参与者,他们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信息技术进入课堂已成课改趋势,相对薄弱校区开展信息化教学的愿望更为迫切。据上海倪老师介绍,目前平板电脑、实物展台、电子白板等设备,即使对于在上海郊区薄弱校区任教的老师来说,也并不陌生。学校在不同的教学过程中,会使用不同的教学工具,如“umu互动”“语文一百分”“一起作业”等,让教学更快捷、高效。

目前,学校可选择的教育辅助教学产品五花八门,但能否获得师生欢迎,关键是此类产品是否找准了切入点。倪老师介绍以现在使用的 “一起作业”为例,在平台上,老师可以一键布置、快速批改作业。同时,老师可以通过系统反馈的“个性化学习报告”,对学生作业进行知识板块或能力点分析,更精准地把握学情,主动反思教学效果。

倪老师所在的学校98%的学生是外来务工子弟,孩子的学习水平参差不齐,学生的英语发音普遍不太好,平时他们也没有良好的语言练习环境。在使用“一起作业”后,她选取了一个实验班和一个参照班。对实验班的学生,倪老师根据“一起作业”的数据为孩子们制定个性化学习方案。三个课时结束后,实验班的孩子无论是学习主动性、学习成绩都远远高于参照班。比如:老师同样没有强迫要求的前提下,实验班的完成预习作业的比例70%,对比班只有25%.同样的课后练习,实验班的正确率96.7%,对比班则是78.6%.原因是实验班得到的是老师个性化的学习方案,更适合每个孩子的学习水平,孩子的主动性上来了,成绩自然就提高了。

对于教育信息化产品大举“入侵”校园,有人忧虑,新技术的发展会对教师地位形成冲击,让教师在教学中的参与度逐渐降低。

对此,广州市苏老师认为,不少新媒体应用于教学,会产生教师在教学中参与度降低的错觉。但是,教师首先要明白,教师的作用是引导,教是为了不教。教师的作用也不只是体现在课堂,有经验的教师能充分利用课前、课中、课后时间,对学生进行系统指导。新技术不能替代教师,但使用新技术的教师终究会淘汰那些不用新技术的教师。

对此,权威专家表示:“互联网+”不会取代传统教育,但会让传统教育焕发出新的活力。教育信息化的核心内容是教学信息化。教学信息化的主阵地在课堂,学校的教学质量往往取决于站在讲台前面的那个人。

家长:寓教于乐,让孩子学习更主动

在线教育如今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接受,而这些人中有对在线教育非常了解的,也有在他人的驱动下一知半解就来尝试的。对此,我们也对部分家长用户进行了真实调查。

来自上海的刘亮景妈妈感慨道:“我们孩子现在是五年级,在平常学习中,我们没有报任何的补习班。因为孩子马上要进行初中择校考试,需要加强奥数跟英语学习。在英语上,孩子一直在用”一起作业‘,大概有三年了。同时也在使用作业帮,帮助解答的疑难奥数问题。孩子学习变化极明显就是,通过“一起作业’锻炼口语化,英语提高很快”。去年,小孩子被选拔参加了日本数学奥林匹克大赛,更让这位妈妈意外的是,在日本的行程中,无论是机场问路、去迪士尼游玩,还是去银座购物,抑或去餐厅点餐,小学四年级的刘同学俨然成了妈妈的“全程翻译”。

无疑,在线教育为用户提供了巨大便利。但一直以来,关于在线教育的弊端讨论也不绝于耳。现在的“90后”“00后”都是数字时代原住民,信息技术带给他们的是愉悦,是成长习惯的同时,也被质疑带给学生视力下降、沉迷游戏等问题。

针对孩子在手机或者电脑上玩游戏的问题,刘亮景妈妈认为:“除了特别贪玩或者是完全没有家长关心的小朋友可能会有,大部分学生不会的。因为平台系统设置是比较科学、合理的,我们根据这个系统的”做题速度‘“正确率’等反馈报告,可以了解孩子在作业过程中是否分心、有拖沓习惯”。据介绍,在刚使用时,刘妈妈仔细观察过孩子使用情况,发现在平台上题目的设置本身比较吸引小朋友,作业也是一题扣一题,一题下来马上给孩子打一个分数激励。小孩子需要全神贯注去思考,完成作业,如果作业时间拖得太长,或者正确率不高,系统评分就会下降,每天的作业时间也就15—20分钟,不会担心伤害视力。

业内专家表示,科学技术推动社会发展,这是已被历史论证过的真理,然而,技术本身不能改变历史,改变历史的永远是人。教育信息化已是大势所趋,无法阻止,我们只能适应它、学习它、应用它,让新技术更好地为教育教学服务,实现老师、学生、家长的三方连接,帮助学生更好地成长。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