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笔裁员:裁员7000多?CEO从组织架构消失?在线教育怎么了?

  原创丨教培老师参考

  作者丨孙文敏

  粉笔怎么了?

  关于#粉笔裁员#,微博话题讨论已达到2000多万,豆瓣,知乎,脉脉等平台也经历过一番如火如荼的争论。

  风波已经过去几周,在互联网没有记忆的时代,一切看似已经回归到风平浪静。但,裁员还在继续。关于个体,一位位被辞退的员工,他们所受的伤疤等待着被抚平。关于企业,在商业化下不确定性的博弈中,粉笔这家在公考赛道的明星企业,正在面临着自身成长过程中的残酷,每一步,关乎生死。

  01

  “福建分校,团队从几十人裁员到40人左右。”

  “江苏省级走了有两成,南京分校第二天走了一半。”

  “深圳分校80号人,2个20多号人教室塞满了办理裁员的老师和员工,现在留存16个员工。”

  “吉林我们这边三十多人的团队,经过两轮的裁员,现在只有十几号人。”

  脉脉平台有人曝出,此次粉笔全国性裁员将达到7000+。

  一切很突然。

  2020年2月,粉笔完成了3.9亿美元A轮融资,这是成人职业教育赛道上单笔最高的投资额。疫情影响下,公务员扩招,省考扩招,就业形势难加剧考研热,完全利好公考培训赛道。2020年8月,粉笔对外披露营收,仅仅一个月,突破4.6亿,同比增加300%。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研究生报考人数为377万,比2020年增加36万人,对粉笔而言,这又何尝不是另一大利好。加粉笔CEO张小龙,因其鲜明个性和魄力,受到了大量的员工和学生的追捧,很多人带着对“龙哥”的热爱,加入到粉笔。

  看似天时、地利、人和,这个时期粉笔却开始了全国性的大规模裁员,实在是意料之外。

  “从粉笔离开已是一年有余,奔着涨见识的心来,带着遗憾离开,但当时的粉笔还是那个以用户、以口碑为立身之本的企业,而龙哥是这家企业的灵魂。现如今,不管用“内部优化”还是什么其他措辞美化也改变不了大规模裁员这一既定事实。”

  “崩溃,当真的来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哭了好多次了,连着三天没睡觉。太痛苦了。当初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失望。无数的失望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默默的说一句,可能还是因为自己真的不够好,不然怎么能辞退的是自己,不是别人呢。 ”微博上,一位被辞的网友失望地留言道。

  “裁员明显是供不起了。我当时的情况是他们无理由解除劳动合同,不给合理的赔偿。只有一句试用期不符合标准。我觉得太不道德,太不仁义了, 在这行8年,第一次遭遇这样的待遇。

  知乎、豆瓣等社区,也是另外的大粉笔被裁员工控诉,维权的主营阵地,最高的一篇帖子阅读量达到了30000多,但现在已经不见了。

  “好多和我一样被裁员的,大家都发微博维权。后来很多帖子都没了,是因为公司内部挨个打电话沟通,让我们删帖。他们有点儿变相威胁的味道,说什么恶意评论侵害公司名誉,会用法律手段起诉我们。很多年轻人,尤其是应届生害怕,都删帖了。

  “他们找我删帖,我一直坚持。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用暴力手段,无正当理由辞退我。我还要养家养孩子,还有什么怕的。后来他们找我协商,让我签保密协议,承诺给我要求的赔偿后,我就删帖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受访者对《教培老师参考》表示道。

  据了解,这次粉笔内部的“优化狂潮”,主要是线下基层员工为主,多数是刚入职的年轻人,也有少数的老员工。

  “一些是粉笔的老学员,受惠于对龙哥的热爱信心满满的加入。结果没几天被辞退,对大家的打击还是蛮大的。他们的抱怨声也很理解。而且,现在被辞退让他们失去了应届生的身份,代价的确很大。”

  “关键现在也没有等到龙哥的回应,加上这次风波掀起的影响这么大,粉笔遭到用户信任危机了。”

  粉笔,在风光之后,正在经历一场大考。

  02

  很多从业者表示好奇,明明在利好公考培训赛道的时期,分笔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动?粉笔到底怎么了?

  在和多位公考赛道领域从事多年的前粉笔员工的对话中,综合网友的讨论,《教培老师参考》找到了答案。

  就在去年2月份,粉笔公布融资消息后,CEO张小龙在团队全员的致信中表示:

  粉笔无论是团队人数、经营表现,均上升了一个量级。从2019年的1000+团队人数,扩展到2020年的10000+;线下教学中学从30个扩张到396个,预计年营收达到40亿,全面进击线下,年内覆盖达到300余个地级市及重点。

  组织规模上,粉笔员工由疫情前的2000余人激增到20000多人。

  快速扩张,势必会滋生一系列的问题,如管理跟不上,品牌稀释,运营成本高,人效低等等。而此次裁员中,优化的基本是去年大量扩招的线下业务的人。有人判断,粉笔大规模线下业务裁员,之后还是会把重心放到线上。业绩不好的线下分校会缩减或者取消

  “我来自吉林一个地级市,2014年进入中公教育,工作了6年。今年年初刚加入粉笔不久,就遭遇到了全国性的裁员潮。可能和内部战略发展有关。但从我这粉笔这期间的感受来看,粉笔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也是意料之中。我所在的校区,一共30多人,但没有一位能完全做统筹规划的。账务上预收、支出最后是正还是负,都很混乱。运营投入也混乱,钱随便自己花,跟不是自己家一样。”

  “可能是因为去年线下铺的太大,对于招人的标准很低,招聘门槛也低,其他机构随便来的,但待遇非常好。举个例子,我在中公教育干了6年,退了五险一金到手才5000块,招生高峰期最多6000左右。但在粉笔,能给到8000-10000,很容易让人飘了。我现在的领导,在他身上也学不到东西,在现在的团队,很难学到认知以外的东西。内部裙带关系也严重。”

  前粉笔一校区运营负责人对《教培老师参考》透露。她表示,在粉笔内部管理混乱,步子迈的很大的背后,运营成本很高,但人效却极低。

  “在粉笔,上班工作压力和强度不大,因为给的任务指标不清晰,不明确。举个例子,在中公的客服岗位,会给你明确的绩效指标,一个月打100个电话,收集有效信息,做资源回访等等,完成度直接和绩效挂钩。但在粉笔这些都没有,管理也很混乱。”

  “公务员业务还在赚钱,我所在的业务线是事业单位考试运营。个人看来,粉笔这边的项目分的太早,很容易造成人力的浪费。一个小项目明显一个人都可以带动,但他会让一个团队负责,所以我的活儿很轻松,事情不是特别多。但从企业角度,就是资源浪费。”

  此外,粉笔主要靠线上业务输血,线下业务却成了掣肘。

  “相较于粉笔的线上业务,线下做的不太多。招生入口上,去年大量的招生人数基本来自线上,一部分学生用户线上体验好,就到线下报名。最开始做线下的团队,大比例来自中公、华图等,会带来一批资源,但没有外拓新的有效的招生渠道。所以线下业务到现在,可以说一直是在吃老本。”

  “之前烧钱式的扩张是为了猿辅导上市的估值和相关指标,是为了提升公司的造血能力,自己为自己提供运营资金。所以这波裁员中线上业务的岗位影响会比线下部门的小。”

  还有消息透露,CEO张小龙已经从企业内部架构里消失。

  “龙哥也已经在企业内部架构里消失,大家都在猜测龙哥去哪了,我们都知道龙哥对钱没什么太大兴趣,他还是那个表里如一,即便有时骂人但也不愿违心虚假的那个人,大家也是被这种人格魅力所吸引,现如今粉笔的大股东猿辅导深陷发展困局,k12教育已经在悬崖跟上,粉笔还能不能由龙哥说了算,未来的路怎么走,谁也无法预料。”

  外部大环境上,国家严管教育培训行业,粉笔背靠的猿辅这颗大树被罚,也深陷发展困局。资金上,粉笔接下来的阶段,怕是很难再拿到融资,只能收缩精简。在公考培训乃至整个培训行业,很多企业背靠预收款或“培训贷”形式,扩充了资金池投资,但近期的资金监管,以及对金融平台的治理,怕是对下一阶段的发展影响很大。

  “早先中公通过开设线下协议班,收取了大量的培训费用。这是公考赛道默认的手段,即协议上会明确学生考不上退款,但退款周期很长,这期间机构会做资金池,做投资,搞上市。粉笔本来做线下业务的时候,也想做协议班,但政策层,把这条路基本堵死了。”

  内因,外内,造成了粉笔当下的困境。

  03

  结语

  很理解,在每一个不同的时代背景下,企业都有企业的难题。但如果企业只考虑自身的利润,而不考虑对于个体的价值,对于社会的价值,那么企业的经营势必不会持续长久。

  一位前粉笔员工在知乎留下这样一段话:

  “我到现在也没有改变我的想法,为了考试而发展起来的行业,可能赚钱,也可能很赚钱,但真的没啥意义。自始至终,粉笔的课程价格始终行业良心,这点至今仍然无可辩驳,融资上市可能真的是公司活下去的不二法门,有时我会想,如果粉笔还是那个专注线上,专注于教研和技术的“小”公司,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个结果,但转念一想,没有走线下,也就没有了任何可能。”

  至于粉笔未来会成为怎么样?答案交给时间。

  但在这场千人裁员风波中的牵连者,他们也在等待着粉笔给出一个负责合理的解释。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