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乱象成教培整顿新重点,很多机构都容易“触雷”

超前教学、价格虚高、违规收费,一段时间以来,一些校外培训机构的乱象引发广泛的社会讨论,北京、重庆等地接连通报多家校外培训机构。

5月27日,《人民日报》评校外培训乱象,对虚假营销、制造教育焦虑、贩卖“全脑开发”理论等现象进行批评,要求治理行业顽疾,大力规范校外培训机构。

《人民日报》截图

近日,桂林市教育局微信公众号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线上自媒体平台宣传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延伸到了自媒体平台,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将所持有的、用于广告、宣传的微信公众号、抖音账号等报属地教育局备案。

尽管这只是地方性的一个政策,但业界解读认为,这也说明“未来对教培机构的监管,不仅是深入的,更是全面的。即便是在自己的平台上宣传,也必须按照政策规定来。”

回顾:

一季度教育培训服务投诉增长65%

虚构、夸大、诱导是主要乱象

在全国12315平台投诉举报平台上,2020年受理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15.5万件,在服务类投诉举报中排名第4;2021年第一季度,教育培训服务投诉举报达到4.71万件,同比增长65%,排名升至第3。

针对教培行业出现的有关乱象,6月1日上午,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公布一批校外培训机构虚假宣传、价格欺诈典型案例,对新东方、学而思、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哒哒英语、卓越、威学、明师、思考乐、邦德、蓝天、纳思书院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予以顶格罚款。加上前期公布的对作业帮、猿辅导的查处情况,此次重点检查已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对此行动,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局长袁喜禄用三个关键词概括——虚构、夸大、诱导。

执法检查发现,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主要包括虚构教师资质、虚构执教履历、夸大培训效果、夸大机构实力、用户评价不真实等五种类型。

其中,有8家校外培训机构存在虚构教师学历、教龄、荣誉等情况。比如蓝天教育,宣传“教研团队超过85%的老师来自985、211大学”。事实上,该团队的121名老师中,来自985、211大学的仅有18人,所占比例连15%都不到。比如新东方,宣传张某某教龄3年,实际仅为5个月;宣传廖某某教龄6年,实际仅为2年。

6月1日,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对哒哒英语、华尔街英语等四家企业的处罚公告,强调此次处罚为从重处罚,罚款合计1000万元,机构违规行为与“伪造师资、虚标价格、夸大效果”等有关。

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官微截图

6月1日,因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违法行为,杭州市市场监管局依法从重查处学而思、新东方、纳思书院3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罚款共计750万元。

一天之内公布三则罚款通知,涉事企业达二十余家,凸显了监管部门整顿教培的决心,也为各地教培行业整顿行动做出表率。

新信号:

广西桂林整顿教培自媒体

吉林长春清除无证办学

监管风暴下,各地教育部门也对培训机构“下狠手”。

5月29日,“桂林教育”微信公众号发布《通知》,要求所有的教培机构自媒体平台账号需进行备案,且对于发布的内容,也做出严格要求,不得出现以下违规内容:

(一)与中共中央、国务院《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精神相违背的内容,如:宣扬“五唯”( “五唯”包括: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宣传炒作中高考升学率或“状元”等。

(二)违背教育教学规律,不遵循青少年学生身心健康成长规律的内容(如:宣扬、鼓励中小学违规补课,“刷题”备考,超纲超标教学及“五个管理”负面清单中所禁止的内容)。

(三)与国家、自治区、桂林市关于规范中小学招生入学政策相违背的内容(如:鼓励、义务教育择校就读、“掐尖”筛选生源,中小学违规跨区招生,“占坑”培训,违反中小学招生“十个严禁”“五个一律”“六个不准”要求的内容等)。

(四)在转载教育行政部门相关政策和宣传报道时未注明来源或擅自删减、修改标题和相关内容,博取眼球,哗众取宠,误导群众(如:未经官方授权擅自“解读”教育政策误导家长,对官方政策文件断章取义进行夸大宣传等)。

(五)不实信息和虚假广告等。

(六)其它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自治区、桂林相关法规政策的内容。

《关于进一步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线上自媒体平台宣传工作的通知》

桂林教育局在整治广告乱象上发力,长春教育局也在加大监管力度,整改方向直指无证办学。

长春市教育局官网截图

6月3日,“长春教育发布”发布《关于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集中攻坚行动的实施方案》,重点集中整治无证办学机构:

对未取得办学许可证和营业执照“无证无照” 机构,列入“黑名单”向社会公示,联合市场监管部门、城市执法管理、街道等部门联合治理,按规定予以取缔,并摘除牌匾。具备办理证照条件的校外培训机构,指导其在规定时间内依法依规办理相关证照。对虽领取了营业执照,但未取得办学许可证的“有照无证”校外培训机构,联合市场监管部门、城市执法管理、街道等部门联合治理,摘除牌匾中关于中小学文化课辅导的相关宣传标识,责令其在未取得办学许可证前,不得开展面向中小学生的培训活动。

明确:

整顿教培自媒体早已有迹可循

培训机构广告管控还将进一步规范

教培监管门槛提升,也让培训机构的疯狂广告营销逐步降温。

2021年3月,几乎是一夜之间,霸占央视黄金时间段的几家在线教育平台的广告销声匿迹。

央视节目《典籍里的中国》视频截图

(上为2月12日播出节目,下为3月7日播出节目)

而在央视停播在线教育广告前,监管方向或早已明确。

2021年年初,几乎同一时期,四家在线教育公司的广告中出现同一位中年女性,其身份包括“教了一辈子小学数学”、“做了40年英语老师”等,最后发现其实际身份是某自媒体账号演员。

这一虚假广告“翻车”事件,直接导致多个教育机构被监管部门点名。监管部门刊文称,线上培训机构普遍通过融资进行资本运营,在各大媒体上铺天盖地做广告,过于逐利。同时,教育部门表示,或将强化对教培市场的管控,其中广告投放是监管层关注的要点。

5月19日,北京海淀市场监管率先发布《教育培训行业广告发布重点内容提示书》,率先向违规广告“开炮”,要求不得含有“新政”“考纲变化”的描述、不得出现教师的名义或形象、不得出现具有承诺性质的词语等内容。

与此同时,失去部分专业公共媒体的宣传渠道后,部分培训将招生期望放在了自身的媒体平台。

某教培机构新媒体工作人员透露,他们除了写家长学生想看的提分、报班文章外,还需要兼顾市场、拉业绩,所写文稿还有贩卖焦虑的嫌疑,“每天鼓吹别人的小孩怎么成功,家长你难道想让自己的孩子以后去搬砖吗?”

例如,今年5月,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在调查中发现,杭州易渡培训学校有限公司在公司宣传中提到的“吴妈妈(广州家长):很感谢学而思培优每一位优秀的老师,你们是孩子坚实的臂膀”等内容无证据表明其真实性,其行为属于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

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官方微信截图

综合上述信息来看,桂林的此次监管称得上是率先给教培行业自媒体“戴上紧箍咒”,“即使是在自己的平台上,宣传也不能乱来”。

因此,业界认为,尽管这份文件是对桂林市校外培训机构的自媒体进行整顿,而非全国性的整治文件,但就近段时间开始严查校外培训机构虚假宣传、贩卖焦虑等广告的整治行动来看,培训机构广告管控还将进一步规范,几乎是可以确定的事情。

记者丨李宇欣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