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与人性的混响

原标题:性别与人性的混响

字里行间

在每座城市的街头,你都会看到来往的男女。假如你略做沉思——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男人和女人呢?你就会走进一个充满挑战的科学世界,领略不一样的科学风景。

大多数人都认为世界上存在两种性别是天经地义的,其实不然。两性问题曾经是令进化论学者谈之色变的话题,因为其中存在许多难以解释的谜团。相对于简洁的无性生殖而言,有性生殖简直就是一笔糊涂账。只要简单计算就能知道,有性生殖的生殖效率并不高,后代只遗传了父母一半的基因,生殖回报根本没法与无性生殖相比,毕竟无性生殖的后代可以遗传母亲百分之百的基因。除此之外,雌雄两性还需要费尽心机寻找配偶,并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无论从经济学角度还是从基因角度来看,有性生殖都比不上无性生殖。但雄性的出现,表明有性生殖已经成为主流的生育形式。特别是高等生物,基本放弃了简洁明了的孤雌生殖,转而采用繁琐复杂的有性生殖模式,这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进化玄机呢?

自从达尔文提出这个问题以来,有性生殖问题就如进化论领域的皇冠,引起了许多学者的关注,尽管讨论者如云,却长期悬而未决。《红皇后效应:性与人性的演化》就试图对此问题进行一次深度总结。

本书作者马特·里德利是牛津大学的动物学博士,曾在多家杂志社任科学编辑,出版过多部生物类科普作品,获得过多项图书大奖。这部《红皇后效应:性与人性的演化》是他的代表作,书中重点探讨了为什么会有雌雄两性的话题,并在此基础上,运用两性博弈的视角去理解人性,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看待世界的窗口。

1973年,美国古生物学家瓦伦提出了著名的红皇后假说,典故出自童话故事《爱丽丝镜中奇遇记》。爱丽丝在幻境中遇到国际象棋中的红皇后时,红皇后正在不停地奔跑,并气喘吁吁地对爱丽丝说,你只有拼命奔跑,才能停留在原地不动。翻译成进化论的表达就是:生物为了赢得竞争,就必须不断进化,才能勉强维持生存,否则就将遭到淘汰。

在此之前关于有性生殖的假说也有很多,比如魏斯曼的基因搅拌假说、威廉斯的彩票假说等,但都未在学术界站稳脚跟。

后来进化论学者汉弥尔顿运用红皇后假说解释有性生殖,提出了颇有影响的寄生虫假说。他认为,所有生物都面临寄生虫的威胁,必须不断进化,才能摆脱寄生虫的骚扰。如果采用无性生殖,每一代的生物性状都完全相同,就会变成寄生虫的乐园。而有性生殖可以制造不同的后代,使得寄生虫在每一代身上都是一次陌生的尝试,甚至可能根本无法寄生。可见有性生殖才是不断奔跑的红皇后,这也是本书以红皇后效应作为书名的原因。

作者认为,正是在红皇后效应的驱动下,生物才出现了雌雄分化,人类也因此出现了男女两性,并随之衍生出了两性博弈的种种策略。恋爱、结婚、生育后代等环节,都是两性博弈的舞台。无论男女,都在寻求自身生殖利益最大化的途径,博弈中彼此必然产生大量冲突和矛盾。只有从两性博弈的视角来看待人类和人际关系,才能更好地理解人性。

由于两性生殖能力存在天然差别,博弈策略也完全不同。请设想这样一种理想的情况:1个女人1年纵然和10个男人结婚,也只能生下1个后代。而1个男人1年和10个女人结婚,却有可能生下10个后代。由此得出的逻辑是,女性需要寻找足够优秀的男性结婚,而男性需要寻找足够多的女性结婚。

此外,作者还围绕两性话题展开了许多有趣的分析和讨论,每一个要点都直击人性深处。在作者看来,所谓人性,其实就是两性博弈的具体表现形式。这个观点未必全面,却不失为理解人性的重要切入点。所以如果想充分认识人性,本书将是不错的选择。

(作者系生物学博士、第十六届文津奖图书奖获得者)(史 钧)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