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辅导上市梦恐碎,在线教育凛冬已至

猿辅导上市梦恐碎,在线教育凛冬已至

伯虎点睛: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反正不是流量。

4月还在雄赳赳要吹响上市号角,5月就陷入违规罚款、业务关停、暴力裁员的重重风波,在线教育行业监管收紧踩下急刹车,猿辅导们还能往前冲吗?

一、裁员只是冰山一角

陈虹刚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没来得及入职,就黄了。

就在5月27日,陈虹还收到HR小姐姐的热情欢迎,花六千块在公司附近租了房,没想到第二天,HR就告知她,不好意思,offer取消了。再问为什么,HR已拉黑。

像陈虹这样的倒霉孩子不少。

伯虎财经随手在QQ内搜以猿辅导为关键词的应届招聘群,有好几个200人的群,赫然写着群名“辞退维权”。

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或者延期到9月份再入职,不确定性依然很高;或者另觅出路,然春招已过,剩下的好机会寥寥。

“我一个穷学生,签了三方,如果毁约就要赔3000块,可是猿辅导这样的大厂,随随便便一句再见,什么补偿都没有。”应聘者很不忿,我们这些机会成本怎么算?

拿应届毕业生开刀,只是冰山一角。对在线教育企业而言,暑假原本是黄金旺季。可是当下,裁还是不裁,是个生死攸关的选择。

不止猿辅导一家,5月28日,社交媒体上流传“高途将裁员30%”的消息,当天高途集团对外作出回应,公司决定停止小早启蒙面向3-6岁儿童的招生工作,并据此对组织架构和人员进行调整。

缩减用人成本之外,整个行业要面临的压力远不止于此。事实上,从2021年3月份开始,教育圈就爆出“不准广告”、“不准扩张”、“不准上市”的消息。

最先预感到这次行业“大地震”的,其实是分众传媒,一个在线教育广告的投放阵地。

据公开财报数据,猿辅导、学而思网校、作业帮和跟谁学四家品牌,2020年暑期营销推广预算分别达到15亿元、12亿元、10亿元、8亿元。

但是随着今年暑期的到来,预算大减不说,还纷纷撤档,昔日靠这些客户吃饭的业务员们也一筹莫展。

靴子还在一只只落地。

先是业务监管,学前教育被砍。

2021年3月30日,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要求相关部门应根据有关线索,对接收学前儿童违规开展培训的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严肃查处并列入黑名单,将黑名单信息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按有关规定实施联合惩戒。

某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员工透露,他们公司已经下架了六岁以前的线上课程,对业务监管给公司带来的冲击比罚款带来的冲击要大得多。

猿辅导上市梦恐碎,在线教育凛冬已至

(图:猿辅导下架学前课程,来源:网络)

还有虚假营销问题,罚到甚至不敢发广告了。

今年年初,有网友发现,一人竟然同时出现在4家教育机构的广告中,而且一会儿是数学老师,一会儿是英语老师。这4家教育机构中就包括猿辅导、作业帮、高途课堂和清北网校。

猿辅导上市梦恐碎,在线教育凛冬已至

(图:老奶奶身兼数职,来源:网络)

2021年4月份以来,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猿辅导、高途课堂等头部在线教育公司都曾因虚假宣传、虚构教师任教经历、及价格欺诈等原因被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处以警告并进行50万或者250万罚款的行政处罚。

强势监管之下,行业变局正在发生。靠高额营销来换市场增长的时代已过,巨亏之下,究竟谁能逃过此劫?

二、上市梦碎

“有一天,教委的领导找过来,问我们最大可以承载多少人在线上课,我知道我们的机会来了”。

猿辅导联合创始人李鑫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一刻觉得被社会需要。于是,公司买下了市场上几乎所有的云服务器,花了一个多亿。

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全国中小学生不得不停课在家。

据伯虎财经观察,整个2020年,在线教育发生了80起融资,有超过500亿资金流入教育行业,比2019年增加了5倍,创下历史新高。

也就是这一年的10月,猿辅导宣布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55亿美元,在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中排名首位。

一度,大家纷纷在传这家公司马上就要上市了。

然而短短数月之后,行业就大降温,罚款不止,裁员不断,这出“火与冰”之剧,给投资机构和从业者都打了个措手不及。

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意见)。

会议指出,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谋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要明确培训机构收费标准,加强预收费监管,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

上市原本就差临门一脚的猿辅导,现在不得不按下了暂停键。

G1与G2轮融资补充的弹药,原本是作为下一轮扩张之需,现在行业风向骤转,只能是改作“续命之药”了。

这恐怕还算好的了,那些依然亏损又没有资本输血的平台,恐怕难逃一死。

三、反思在线教育的本质

冷静下来反思,有些问题,早已存在,早该重视,只不过因高速增长而被选择性忽略了。

反思一:在线教育的原罪是什么?

教育行业是可以像其他互联网行业一样,靠烧钱烧出规模,留下赢者通吃的吗?

根据此前网易《态℃》报道的数据,两年时间,在线教育行业获客成本已然翻了一番。

在线教育市场的平均获客成本从2019年暑期的2000元/人,2020年暑期涨到3000元/人,2020年秋季是4000元/人,到了今年春季已经涨到了4000多元。

用单纯的流量思维来运作这件事,把教育产品当游戏,买量洗量,蓄水养鱼,不好好打磨课程,没有好的留存和转化,结局只能是徒然烧出亏损的“大窟窿”。

被行业高速掩盖的真实问题是,过分看中增长曲线,却忽略了真正的留存才是价值产生的核心。

反思二:在线教育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为了获客而获客,为了卖课而卖课,收割完“鸡娃”的焦虑家长,是否有人想过在线教育企业真正应该提供的服务价值是什么?

是工具吗?

是名师吗?

是内容吗?

是教育公平吗?

监管上路,希望在线教育能够找回初心,回到正轨。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虹为化名)

参考消息:

1、网易科技《态℃》:猿辅导与作业帮,谁是下一个千亿美金公司?

2、凤凰WEEKLY财经:在线教育大裁员:房子刚租好,工作却没了

3、混沌大学:155亿美金的巨头猿辅导:疯狂增长背后的底层能力

来源:伯虎财经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