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搬运工”给更多孩子带去希望

一张希望工程的照片曾感动无数人:一个大眼睛女孩手握铅笔,直视前方。1995年1月,34岁的杭州钢铁厂团委书记张春燕,带着看到这张照片后的感动和对希望工程的憧憬,调任团浙江省委直属事业单位,专门从事希望工程工作,并一干就是27年,直至今年退休。

让贫困孩子有书读、有学上,这是张春燕朴素的愿望,也是有着37年党龄的她始终坚守的初心。这位“老团干”说:“我的工作,一头是奉献爱心的公益人,一头是需要帮扶的青少年,我站在中间,是一名‘爱的搬运工’,帮助了他人,也让我自己感到幸福。”

“张阿姨给我们带来希望”

4月,在浙江开化县黄谷乡建国希望小学,孩子们正尽情享受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张春燕依然记得自己1995年3月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情景:已是危房的乡校无法承担正常教学,100多名学生分散在好几户农民家里上课。下课时,孩子们在尘土飞扬的黄泥路上横冲直撞……陪同张春燕走访的乡干部一边招呼着孩子们注意安全,一边向张春燕介绍情况。

一直生活在杭州城区的张春燕没想到,浙江竟有条件这么落后的乡镇。她问道:“你们很早就提交了申报材料,一直没人愿意来捐建希望小学吗?”

“听说有个上海老板有意向,可是一直没下文。”乡干部回答。

“那我帮你们跑一趟上海吧,一定帮你们争取下来。”立下“军令状”的张春燕第二天就辗转联系上了申华实业创始人瞿建国。

瞿建国没去过黄谷乡,对于捐资建学校有些顾虑。张春燕向瞿建国分享了她在黄谷乡的所见所闻,经过两天的“谈判”,瞿建国最终被张春燕的赤诚情怀打动,决定捐资20万元。

这是张春燕劝募援建的第一所希望小学。在落成仪式上,她的面前是一张张开心的笑脸。“谢谢张阿姨!”稚嫩的童声在空旷的操场上响起。那一刻,她的幸福也像花儿一样绽放。

这之后,张春燕跑遍了省内90个县市区和多个兄弟省市,只要接到当地团委提出的帮扶需求,她和团队就立即着手调查核实情况,不错过任何一个帮助孩子的机会。

2002年,浙江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两个不让”的工作要求,张春燕和省青基会的同事第一时间设计和实施“浙江省大学生助学计划”;2008年,围绕浙江省委、省政府全面推进“浙江省低收入农户奔小康工程”的部署,他们又迅速推出“浙江省低收入农户青少年关爱行动”……

从1992年团浙江省委发动全省团员青年筹资捐建文成县岭后乡希望小学开始,浙江省青基会至今已向社会募集超过6亿元善款,在省内外援建了599所希望小学、28所希望幼儿园,奖励和资助大中小学生20余万人次,各类公益项目惠及青少年超百万人。

叶祥根曾接受过希望工程的资助,他一路求学,顺利考取公务员。2000年,叶祥根还在温州读高中时,张春燕专程去学校看望过他。叶祥根说:“张阿姨就是给我们带来希望的人。”工作几年后,叶祥根成为浙江丽水市莲都区的一名团干部,他接过了希望工程的接力棒,为和他一样的贫困上进学生提供帮助。

要么不做,做了就得做好

熟悉张春燕的人都知道,她身上有着一股子执拗劲儿。从杭钢的仪表工到团委书记,再“转战”希望工程,每一件工作她要么不做,做了就得做好。

随着浙江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农村学校越来越重视素质教育和孩子的全面发展,各种项目需求也更加个性化。

2020年通过省青基会资助,建德市三都梓里小学的每名学生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葫芦丝,民乐真正成为全校的特色。当年11月,校长邀请张春燕观看孩子们的演出。这件事让她想到,近几年来,类似葫芦丝这样的个性化需求项目越来越多,每次都“一事一议”,费时费力。能不能从中提炼出一套非标准化项目的募捐模式,从而提高工作效率?

“再过不到4个月就退休了,要不算了吧?”有人“善意”提醒她。

可更多的人知道,张春燕认准的事,一定会做下去——这早已不是她第一次拿制度“开刀”。

2013年,浙江省青基会面向大中小学生、农民工子女等不同学生群体的助学项目有着各自不同的管理制度,张春燕首先提出将它们合并到同一个管理办法中。同事们面露难色,都说“现在这样就挺好”,她却反复做大家的思想工作,“几乎是硬推下去”。

2015年,经过两个学期的磨合实践,《浙江省希望工程学生资助项目实施管理办法》成型,学生资助项目实现了一套流程一个办法一贯到底,项目的运行更加规范高效。

这一次,她又和同事一起迎难而上。一块数字黑板、一支红领巾鼓号队、一间多功能教室、一条校园文化长廊……零散的软硬件个性帮扶项目如今都有了共同的名字——“希望工程·筑梦基地”,也有了共同的管理办法,有需求的学校只需通过当地团委按章向省青基会提出申请。

“做公益不是收钱、发钱这么简单。在规则与现实脱节时,要找到平衡点予以创新,每一步都做到有理有据。”张春燕深知规范透明是公益事业的生命线,所以极为重视制度建设,力求每一个项目都有规章制度,每一个专项基金都有据可依。

在这样的精益求精之下,省青基会在规范透明方面屡获行业认可,连续两届获评“全国先进社会组织”,连续3轮获评5A级社会组织;在去年的抗疫筹款中,被《公益时报》评为筹款达千万元的12家信息公开五星级基金会之一。

“年纪大了也要有数字化思维”

今年3月1日,张春燕正式退休,原以为迎来了清闲的养老生活,却发现干了27年的事,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张春燕时时关注着青基会的新闻,每当“亲青筹”上线新的公益活动,她都要抢先体验一把。前几天,青基会上线“3小时公益”,与另一家平台实现数据互通,她立刻在上面捐款体验流程,向单位负责同事反馈了“页面跳转速度能不能更快点”的建议。

“如果像我这样的‘老年人’都用得惯,公众接受度就差不了。”张春燕说。

起初,张春燕不适应网上公益,觉得线下更“靠谱”。有一次,单位年轻同事在组织生活会上“批评”她“互联网知识技术应用不够”,她有些失落,年轻时,她总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1998年,她在杭州组织了一场上街劝募活动,这在全国公益组织中是很前卫的做法。活动中,在人流量大的地方,随处可见穿着“希望工程”红马甲的志愿者,两个小时募集到6万元。

2005年,全国首家地域性互联网捐赠平台“浙江希望工程在线”上线,基层团组织可将材料直接传到网上,工作效率大为提升,这也是她主推的工作。

难道年纪大就一定会落后于时代吗?张春燕较起了真。

2016年,团浙江省委、省青基会联合发起搭建“亲青筹”互联网公益众筹平台。这是全国青基会系统第一个网上众筹平台,目前已众筹5500万元,捐款人次近100万。去年抗疫期间,3个月就众筹到1000多万元。

从项目孵化的第一天起,张春燕就“盯着”部门同事,基于互联网设计项目,重构工作流程,打造一个高效协同的工作体系。同时,她也扮演起“用户体验师”角色,怎么把筹款链接转发朋友圈、如何在支付宝上捐款……张春燕不断请教、体验、对比,再提出改进方案。

如今,浙江省青基会的互联网小额众筹占比已近70%,筹资总额超过1.36亿元。公益项目也从原来单一的助学,拓展到助医、助困、助就业等多个领域,“向阳花少儿医疗救助”“希望小书房”等公益项目在网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张春燕告诉记者,“年纪大了也要有数字化思维”。

尽管已退休,但张春燕与希望工程的缘分远没有终结,这名“爱的搬运工”还将继续与希望同行。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