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突然之间,办培训机构成了做坏事?

  怎么突然之间,办培训机构成了做坏事?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来源:教培校长参考,作者阿真

  

“一周检查两三次,有证机构小心翼翼,无证机构风声水起。” “疫情冲击+政策严管,我们正在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打击。” “感觉办培训机构是做了一件坏事,突然之间就不被认可了。” “年初到现在招生不足去年一半,正在寻找新的调整规划。” ……

  政策连续出台,各部门组团检查,停课通知频出!

  2021年,教培行业陷入有史以来最动荡的时期,行业从业者也陷入无尽的焦虑和无助:各地都发布了什么政策?执行情况怎么样?监管严查什么时候会到自己这里?大家今年的招生数量还好吗?真的到要考虑转型的时候了吗?

  带着这些焦虑和疑问,《教培校长参考》找各位校长聊了聊。

  “一周检查两三次,有证机构小心翼翼,无证机构风声水起”

  北京某K12培训机构李校

  北京应该是全国第一个要求培训机构停课整顿的城市。

  刚开始因为疫情,我们校区十几个班级全部被要求线下停课,盼到三月份以为能复课了,北京市又发布了停业整顿的通知,所以直到四月份机构才开始陆续进行线下开课。

  但是就目前来看,我觉得北京的政策导向仍然不是很乐观。这边的检查标准和频率真的太高了,甚至从六月份开始,基本每周都会有两三拨领导过来检查,比如消防部门领导、街道办领导、工商部门领导、教委的领导。每一次检查领导们都会提出新的意见和问题,我们都要第一时间按照要求再去整改合规。面对这样的情况,很多艺术培训机构都难以坚持,我们也实在疲于应对,所以上个月月底又陆续转回了线上。

  但是政策监管严格的同时,反而为没资质的机构创造了机会。因为无论是市教委还是区教委的工作人员,都会先重点检查和要求有资质的教培机构,所以像学而思、新东方这样的只能按照要求先在线上上课。但是学生和家长的需求一直存在,而且他们更喜欢和认同线下教学,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被监管的小机构和无证机构就有了更多的市场,不能开线下课的机构的学生都会流向它们,这段时间无证机构的客户咨询量反而增加了。

  所以,北京现在教培机构的状态就是,有证机构小心翼翼,无证机构风生水起。甚至办学资格证也遇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大贬值,原来一个办学许可证至少需要七八十万,现在三四十万都没人买了。

  另外,虽然北京的政策没有严重到要禁止学科补习的程度,但是教委在对机构的检查中,也会去了解机构未来是否会一直做全学科培训。我觉得这是一个政策信号,如果机构一直只做学科或者英语培训的话,未来可能会面临很大的风险,所以我们也开始尝试做一些拓科和转型,比如,增加书法等素质类课程,多条腿走路一定会更好一些。

  怎么突然之间,办培训机构成了做坏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疫情冲击+政策严管,我们正在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打击”

  广州某艺培机构张校

  疫情冲击再加上政策严管,广州的教培行业正在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打击!

  跟其它地区相比,广州的教培机构更加艰难,疫情的反扑,迫使所有人必须关门停课。我们是5月27号收到广州市教育局发布的停课通知,通知要求所有培训机构在5月28日全部停止线下授课,但是复课时间未知。

  而停课通知也让大家一下回到解放前,去年的艰难我们又要重新经历一次,甚至这次都不一定能坚持到开门!

  首先,这次疫情必然又会导致一些家长经济和消费能力的下降,艺培不算刚需,大家肯定会减少对它的投入。而且家长和学生愿意到线下上课的心理恢复期也很长,正式复课也需要很长时间。以去年为例,广州市5月6日下达校外培训机构可以复工的通知,我们机构推迟到7月才复工,但是直到10月,家长才放下担心愿意带孩子来上课。也就是说家长和学生愿意到线下上课的心理恢复期长达五个月之久。

  其次,这次的突然停课,也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计划,今年暑招基本又凉凉了。本来5月22号之后,我们要开始为暑期班做准备,但是5月28号就收到了教育部的停课通知,所以6月份的课程和活动只能全部停止。而且等广州新增病例为零之后,还要有21天的隔离期,又增加一个月的时间,这期间,艺培机构一直处于停课状态,整体的生源转化和招新基本就断层了,即使8月复课,暑期班也很难再开起来。

  另外,疫情的影响也只是一部分,监管政策更是悬在我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大家每天都在担心焦虑。现在政府忙于控制疫情,来不及落实政策,但不代表对广州教培行业的整顿就不会来了,甚至我觉得在解封之后,可能全国的监管政策都已经实施落地了,广州机构面临的将是更加严格的治理!

  从去年到现在,我们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终于走出了阴霾,但是突然的疫情冲击和政策严管又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寻找转型和新的创新机会成了眼下最关心的事情。

  怎么突然之间,办培训机构成了做坏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感觉办培训机构是做了一件坏事,突然之间就不被认可了”

  山东某托管机构王校

  作为一家托管机构,出台和落地的一条条政策就像抽向我们的皮鞭,现在真是又担心又害怕。

  为了贯彻落实教育部提出的课后延时服务,山东淄博要求,本地的中小学课后服务结束时间不早于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也就说如果大部分单位下午五点半下班,学校必须下午六点才能放学。

  本来我们还对这个政策感到无所谓,以为学校老师只是负责将学生看管到放学,结果完全不是这样。据了解,淄博中小学的课外服务不止包括老师给学生讲作业、整理错题,还会组织编程、乐高等多种素质类课程的学习。

  但是目前来看,这个政策对我们产生的影响也还没有很大,我们更担心的是,淄博市教育局要求,所有的孩子在9月1日之后必须接受学校的课后服务,没有其他选择。这样一来,就几乎没有家长会选择我们的服务了,这对我们简直是灭顶之灾。

  而且我们机构的主要业务就是高端托管,服务内容包括中午为一至五年级的学生提供午餐、午休,下午有专门的老师对学生辅导作业,所以整个校区都是按照专门做托管的模式设计的,一楼是餐厅,二楼是作业室,三楼安排了303个床位,现在要做调整真的很难!

  但是政策不能阻挡,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去探索新的方向。之前觉得办个校区,为更多的孩子提供更好的培训和服务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没想到现在反而感觉像做了一件坏事,突然之间就不被认可了。

  “年初到现在招生不足去年一半,正在寻找新的调整规划”

  河北某英语培训机构陈校

  我们机构在河北张家口,目前监管政策在这个四线城市还没有明确落实,有资质的、没资质的机构都依然在正常运营。

  但是通过跟本地教育局领导的沟通,确实可以感受到一种政策即将落地的压迫感。

  据了解,收费周期改成三月一次是必须要执行的,但是这对极度依赖预收费的教培机构来说将是非常大的打击,并且资质齐全的机构会更加痛苦。而且,石家庄还会成立针对教培行业的管理机构,主要由工商局、教育局、民政局等多部门组成,未来多部门联合执法一定会更加严格和全面地推动政策落地。

  所以我个人觉得,整体来看,全国各地正处于政策传递的过程,现在先从一二线城市入手,再逐渐落地到省会城市,将来肯定会按照国家要求严格执行,大家都要提前做好相应的准备。

  担心政策落地之余,今年的招生也是我们非常头疼的问题,从年初到现在招生效果一直不理想,整体数量连往年的一半都达不到!而且,通过侧面了解,我发现其他无论是做英语培训、学科培训还是素质培训的机构,招生效果都不是很好。

  为什么会这样?我分析主要有三点原因:

  

首先,从年初开始发布的各种政策已经对家长产生了很大影响,现在家长都变得非常焦虑和担心,大家对报班都持一个观望的态度。 其次,2020年的疫情之后,很多行业经济不景气,家长的收入降低,也没有足够的钱继续投入报课。 最后,线上教育企业也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市场。从去年的下半年开始,线上教育公司已经下沉到了这里,像新东方、学而思、Vipkid等都通过低价引流班吸引走了很多家长和学员。

  所以,现在对我们来说最主要的还是想办法招生,我也正在做新的规划和调整。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教培校长参考“(ID:jpxzck),作者阿真。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培训机构
  • 教育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