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宝宝:为什么喜马拉雅们做的生意差别这么大?

知识付费的风口已经过去多年,喜马拉雅在招股书中,讲出了loT的新故事。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1Q1,喜马拉雅2.5亿月活跃用户中,IoT(物联网)及其他第三方开放平台月活用户有1.46亿。通俗点解释,喜马拉雅认为,可穿戴设备、智能音箱、车内音频设备的普及,扩展了自己的听觉版图。

但仔细拆解这组数据,就会发现形势并不乐观。上述1.46亿里,9770万月活来自第三方应用,剩下的4830万才是物联网和车载设备月活用户,也就是说,截至2021Q1,MAU的“含loT率”为19%。而且近两年,IoT设备的MAU增速呈减缓趋势。

这与竞争环境有直接关系,也折射出了喜马拉雅loT故事的危机。

外界最早见识到在线音频平台也可以做硬件,大概是2015年多听FM发布了“车听宝”,喜马拉雅发布了“随车听”。两年后,喜马拉雅们就换了硬件赛道,尝试智能音箱,2017年6月,喜马拉雅发布首款智能音箱“小雅”,发布当天就卖出5万台。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智能音箱最早是被喜马拉雅卖火的。但更多人印象中的智能音箱品牌并不包括小雅。因为小雅发布次月,小米的“小爱同学”、阿里的天猫精灵发布,很快就把小雅的风头盖过去了。

而如今,国内智能音箱的局面已经非常牢固,根本找不到小雅的影子。根据洛图科技(RUNTO)《中国智能音箱零售市场月度追踪(Chinese Smart Speakers Retail Market Monthly Tracker)》报告,2021年一季度,天猫精灵、百度、小米、华为位居前四,份额达到95.5%。

“站在用户的角度很容易就能分析优劣,买天猫精灵、小爱同学能听喜马拉雅的内容,还能和家里的智能设备联动。”项东表示,何况投入程度、产品迭代速度、性价比方方面面,喜马拉雅都没法跟对手比。

智能音箱只能接受巨头的故事,喜马拉雅的长视频、播客赛道布局又何尝不是。

腾讯音乐2020年4月上线新产品“酷我畅听”,全面布局长音频赛道,今年1月,从阅文集团手中完成了对懒人听书的整合;2020年6月,字节跳动上线更加侧重有声书的番茄畅听APP,正式入局长音频,依托于字节跳动免费小说平台“番茄小说”。本质上体现了巨头大内容生态的协同作战。

2020年,播客行业火得一塌糊涂,喜马拉雅在2月上线播客频道;紧接着,拥有一批忠实用户的即刻团队在3月底上线了小宇宙APP;9月,快手推出播客应用“皮艇”;11月,网易云音乐开通“播客云圈”;12月,QQ音乐独立播客板块;今年1月,荔枝播客上线……

本站所刊载的作品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投稿,其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声明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有效性、正确性与可靠性